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安党史
伟大的军事家
【信息时间:2017/4/10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纪念粟裕大将诞辰110周年
  ■陆大同

毛泽东对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说:“我的战友中,数粟裕最会打仗。”1949年9月,第三野战军首席代表粟裕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期间,第二野战军首席代表刘伯承由衷地向中外记者称赞粟裕,他说:“粟裕同志智深勇沉,非常优秀,百战百胜,有古名将之风,是我军最优秀的将领,是中国的战略家。”《人民日报》于1949年9月27日发表《中国人民政协代表访问记——常胜将军粟裕》一文,盛赞粟裕是“常胜将军”,并转引了刘伯承对粟裕的赞语。不久以后,刘伯承主持南京军事学院工作,他又多次阐述这一观点。南京军事学院一次开会时,有人说请常胜将军刘司令员讲话。刘伯承谦虚地说,我不是常胜将军,常胜将军是粟裕。

  刘伯承对粟裕的赞誉是建立在长期的人民革命战争,特别是解放战争以来粟裕卓越的军事谋略与指挥艺术基础之上的。《粟裕传》指出:“决定战争胜败的关键是战略指导和战役指挥的正确与否。”

  在解放战争进程中,在战略决策的各个关键时刻,作为大方面军主要军事指挥员的粟裕均提出了关系全局的重要建议,并以出色的战役指挥保证军委战略意图的胜利实现,对于缩短战争进程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其实,早在1946年11月1日,粟裕这位“最优秀的司令员”就受到了当时的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的高度评价。当日发表的题为《苏中战役的指挥者粟裕司令员》的文章说:苏中战役的指挥者华中野战军司令员,他的军事天才和保卫人民利益卓著的功绩,光辉地照耀着苏中解放区。粟裕司令员的历史就是一部为民族与人民解放艰苦奋斗的历史。粟裕大将成了苏中军民胜利的旗帜。战士们说:“跟粟司令打仗最高兴,从来不会打败。”最近苏中人民还在送给粟裕的匾上写着:“粟司令打仗仗仗胜。”

  华中野战军的文艺战士们也创作了《粟司令从前线归来》、《歌唱粟司令》等歌曲,传唱在苏中大地。粟裕也成为有歌曲传诵的不多的野战军统帅之一。《粟司令从前线归来》歌词如下:

  黎明静悄悄,晨星在闪耀,百里夜行军,天明要宿营。军号阵阵吹,队伍进了村,小路的尽头来了一支神奇的兵啊!骑在马上的他是谁?粟司令从前线归来啦。他那锐利的眼睛望着远方,他将带领我们出奇兵。跟着他去战斗一定胜利!跟着他能防守更能进攻,跟着他去战斗一定胜利歼灭敌人,也壮大了我们自己,我们自己。

  《歌唱粟司令》歌词如下:

  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三年反围剿,八年打东洋,七战七捷威名扬,七战七捷威名扬。打垮了日本鬼,消灭了反动派。你是百战百胜的将军,毛泽东的好学生,中国人民的大功臣。跟着你就胜利,跟着你就胜利,胜利!毛主席当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

  粟裕这位“最优秀的将领”,毛泽东称他为与韩信并列的“大军事家”。据周总理的贴身卫士韩福裕回忆说,刚建国的时候,有一次,他随周总理来到中南海服务处理发。毛泽东突然来了,韩福裕成立正姿势,向毛泽东行注目礼。主席的卫士告诉主席,这是总理的卫士。毛泽东很随和地问:“你叫什么名字?”韩福裕赶忙告诉他,叫“韩福裕”。说过之后,考虑到自己的山东口音主席不一定听得清,又进一步补充说:“是韩信的韩,幸福的福,粟裕的裕。”毛泽东一听笑着说:“你这个名字好呀,包含了中国两个大军事家韩信和粟裕,你还比他们都幸福。”在场的人都笑了。对韩福裕来说,毛泽东的话自然是戏言,然而正是这不经意的话语,却真实地表明了粟裕在毛泽东心里的份量。

  不仅如此,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还对来访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称赞粟裕,说:“我的战友中,数粟裕最会打仗。”作为全军统帅的毛泽东,又一次在不经意间给予戎马一生的粟裕高度评价,与韩福裕“大军事家”的回忆是一脉相承的。

  叶剑英则称粟裕这位“最优秀的将领”为全党、全军、全国乃至全世界有名的百战老将,“他的军事才华令我们大家钦佩。”

  同为方面军战役指挥员的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对粟裕也钦佩不已。据《虎啸血野——华东野战军征战录》记载:时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的林彪是东北战区的最高首长。事实上,他对全国各战区的情况十分关注。他的桌上,常放有不少其他战区的战况资料。这一天,他对着3份资料沉思良久,让值班参谋叫来了刘亚楼。

  刘亚楼一看:一是毛主席推广了苏中七战七捷作战经验的电报全文;二是黄克诚给粟裕的贺电全文;三是晋察冀战区一些战斗失利的情况。“一个苏中,一个晋察冀,一南一北,同一时间,一个七战七捷,一个连战连败,对照很鲜明啊!”

  刘亚楼看了看林彪,不知此话用意如何。林彪看了看刘亚楼后说:“请你去帮我搞一些苏中战场的具体资料,注意越详细越好。”“晋、察、冀战区的材料要不要?”“不要了,那里的情况我清楚。那么多部队,连个应县都打不下来,还要打大同。打了一个月,失利了,结果集宁失陷,连张家口也丢了。连战连败。”“依林总之见,失利原因何在?”“原因很多,一言难尽。不过,如果战场组织得好,指挥无大失误,应变处理及时得当的话,大同是完全可以打下来的。”

  刘亚楼佩服林彪对其他战场也如此熟悉。两天后,刘亚楼送来了有关苏中战役的资料,林彪都仔细地看了。他说了一句:“粟裕打的是神仙仗。”

  1984年2月5日,粟裕同志在京逝世,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广东汕头考察,在党政军负责人座谈会上首先起立,默哀三分钟,当晚亲笔题写了“一代名将”给粟裕同志高度评价。

  1984年2月10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在南京人民大会堂,给江苏省的厅、局级以上和原南京军区师以上干部大会上作报告时说:“讲到这个地方,我就想起38年前,新四军在1946年夏秋七战七捷,就是在江苏干起来的,就是粟裕指挥的,把这个历史搬到今天打个比方,你们江苏改革开放7年来,走在全国的前面,这不也是七战七捷吗?”

  1986年苏中战役胜利40周年,由南京军区编辑出版的大型新四军史料丛书,胡耀邦总书记欣然亲笔题写了书名《苏中七战七捷》。

  1997年8月27日,“粟裕军事指挥艺术与现代战争理论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江泽民称赞粟裕:“出奇制胜的军事指挥艺术,创造性的运用毛泽东军事思考。”国防大学校长邢世忠在题为《粟裕对现代条件下人民战争的理论贡献》的发言中,说“粟裕是一位伟大的军事家”。

  2007年5月31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亲笔题词,称赞粟裕大将是“伟大的战略家”。

  粟裕的老部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高锐,由衷地称赞这位“最优秀的将领”是“人民解放军中了不起的一位将领,一位统帅”,“我们军队指挥员、高级将领的典范”。

  蒋介石视粟裕为最令自己头痛的人。1947年2月19日,他在讲话中说:“现在关内的匪军可分为五部,即贺龙部、聂荣臻部、陈赓部、刘伯承部、陈毅部。此五部中,就我的观察,以陈毅一部最为顽强,训练最精,诡计最多,肃清最为困难。”华中野战军负责军事战役指挥重任的是粟裕,更多的时间还直接担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蒋介石“诡计最多”评语的实质是,肯定了粟裕在关内解放军将领中最为足智多谋。同年5月,蒋介石还百般无奈地说:“现在匪军(指华中野战军)往往用佯动突击来欺骗我们国军,使我们不能捉摸他主力的所在。”“莱芜和吐丝口一带作战的失败。”这是对粟裕这位“最优秀的将领”又一个反面的肯定。

  粟裕《对未来反侵略战争初期作战方法的几个问题探讨》的报告于1979年发表后,不仅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而且受到了国际军事专家的相当重视。澳大利亚国防部情报组副主任保罗·迪布,在关于20世纪80年代中国战略形势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粟裕是“中国主要的战略发言人”。这是新的历史时期,国外专家对粟裕这位“最优秀将领”的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