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海安党史
苏中“刘胡兰”——纪念高凤英烈士牺牲70周年
【信息时间:2017/1/16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关闭】

    编者按】  1947年1月14—15日,高家垛战斗发生在海安西北,现在的南莫镇高杨村。时光匆匆70年,故地重游,解放战争坚持时期敌我双方斗争的你死我活,惊心动魄已经了无痕迹;那些无法想象的艰难困苦,那些慷慨赴死的英烈鲜血已被雨打风吹去……艰难可以摧残人的肉体,死亡可以夺走人的生命,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摧毁不死的精神。抬首,高凤英的汉白玉像英姿飒爽;低眸,凤英河水潺潺吟唱。值此高凤英烈士牺牲70周年之际,编者选录《高家垛战斗》《水乡女英雄高凤英》,以飨读者,以志纪念。

 

高家垛战斗

    高家垛战斗旧址位于南莫镇高杨村3组,离村级四级水泥路仅10米左右。

1946年底,紫石县的敌我斗争形势十分紧张。全县94个乡,被国民党军队占领的有65个乡,我们的根据地只有8个乡,部分控制的14个乡。全县的党政机关和武装力量在南莫庄北边南北8里、东西10里的狭小区域里活动。紫石县团仅剩150余人,海安、白米区武工队各有40来人,曲胡、台南、沙岗、姜北区队各有20人的区武工队,仇湖区武工队不足10人。1947年元旦,县里的党政军领导在《紫石大众》上发表重要文章,号召全县人民坚持斗争,充分发挥我们的政治热情、聪明和智慧,以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立功。

1947年1月11日起,敌人集中千余兵力,对我坚持斗争的区域进行大“扫荡”,妄图一举歼灭我武装力量。紫石县人民开展游击战,袭扰战,使“扫荡”之敌疲于奔波,不等天黑,就匆忙撤回据点。1月13日,紫石县团获悉情报,驻姜堰的部分“自卫队”将于次日下乡“扫荡”。县团负责人决定,主动出击,在敌占区内打一个伏击战,力争歼敌一路,以粉碎敌人的“扫荡”。

1月14日黎明前,县团除一个排去地委执行任务外,其余100余人加上姜北、白米、沙岗、台南区队90余人,从青墩一带出发,分路向伏击地域开进。东路由县团二连、白米区队和白米区乡干部设伏在娄庄西约二里的陈家庄;西路由县团一连和姜北、沙岗、台南区队,由县团副团长(此时紫石县团缺团长)黄华率领埋伏在陈家庄西北的张尤庄。天刚亮,国民党泰县保安大队的大批“自卫队”从姜堰下来,兵力数倍于我,出乎意料。战斗首先在东路打响。我东路伏击部队乘敌不备,突然出击。敌人的尖兵排乱作一团,经过十多分钟的战斗,被我歼灭。缴获轻机枪1挺,子弹200余发。敌人的后续部队听到枪响,急速赶上来,黄华副团长见此态势,当机立断,命令撤出战斗。二连和白米区队刚过了娄庄附近的一座桥向东,敌人的火力就封锁了我东撤的通道。于是,西路一连和几个区队在黄副团长的率领下北撤,向高家垛转移。

高家垛四面环水,上午十时许,往溱潼方向出动的敌人亦已到了高家垛北面;南路之敌又渐渐逼近,情况非常严重。黄华副团长召集几个负责人商定,决定集中力量攻击敌人薄弱环节,迅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黄华副团长指挥三挺机枪,向北突击,刚冲过一条河,部队就有不少伤亡。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决定在高家垛坚持到黑夜,然后再突围。部队急速在高家垛构筑了一些简易防御工事,划分了防区。南面、北面的敌人向高家垛攻击前进。我全体指战员艰苦坚持,浴血奋战,战至黄昏。黄华副团长决定,往高家垛东北方向冲出去。

高家垛东北方向横着几条大河,敌人摆的兵力最少。我们越过一条河时,找到两条小船,部队就靠这两条小船轮流抢渡。敌人很快发现了我们的突围方向,疯狂地向我突围部队扫射,一些干部、战士牺牲在河里。当部队在战斗中越过第二条大河时,天已全黑了,敌人害怕夜战,只是实施了一下火力追击。部队冲出包围,当夜到达泊官庙一带宿营。

部队突围后,敌人在高家垛反复搜索我伤员。战斗中我女民兵英雄高凤英腿部负伤,被同志们安置在一个老大娘家里。敌人两次闯进老大娘家里盘查,大娘都以“这是我女儿,被流弹打伤的”搪塞过去。天黑了,敌人再次搜查,叛徒郑永安认出了高凤英。遂将高凤英绑到一个祠堂里审讯。高凤英被敌人反捆着双手吊在屋梁上,打得昏死过去,没有“哼”一声。第二天清晨,敌人把高凤英绑在一棵榆树上,用香烟头烫她的脸,她的面颊上被烫满了黑红色的水泡。敌人的折磨没有得到一句口供,得到的只是高凤英仇恨的目光。1月15日,高凤英英勇就义。同年3月,延安《解放日报》在纪念“三·八”妇女节的社论中写道:“我们要学习苏中高凤英和晋绥刘胡兰的光辉范例,领导广大妇女和敌人作誓死不屈的斗争。”延安电台播发了她的英雄事迹。

此次战斗,我紫石(海安)军民与敌人顽强拼搏,给敌人重大杀伤,使敌人的这次大“扫荡”不得不于1月15日匆匆收场。战斗中县团政治处副主任蒋厚基等20余人壮烈牺牲。高垛战斗对挺进边区,坚持斗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91年5月,海安县人民政府、原沙岗乡人民政府在高家垛战斗旧址立碑。

 

水乡女英雄高凤英

 

高凤英,女,1925年生,紫石县双堡乡人,贫苦渔民。1946年春任乡妇女主任,194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参加区游击队。1947年1月英勇牺牲。她的英雄事迹,曾先后载于苏中《江海导报》、华中《新华日报》、山东《大众日报》等报刊,人们编写歌颂她英勇事迹的“七字唱”,曾广泛流传乡里。高凤英墓在海安县南莫镇青墩村,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智勇双全苦坚持

1946年7月,国民党军占领姜堰,斗争形势日趋尖锐,姜北区委召开区乡干部紧急会议,动员大家拿起枪杆子,开展游击斗争,保卫胜利果实。会上,高凤英率先表示要坚持斗争到底。她走村串户,发动群众。以后形势更加紧张了,区委决定让高凤英北撤,她坚决不同意,要求参加游击队。从此,高凤英成为区游击队唯一的女游击员。白天不能乡在坚持斗争,她就夜里回去活动。把传单贴到地主还乡团分子的大门上,警告他们不要欺压老百姓;把地雷埋到作恶多端的还乡团分子门槛下,吓得得人心惊胆跳。

1946年秋的一天,一个敌情报员和一个伪保长正大摇大摆地从姜堰镇东的洋桥口往东走,一位扎青头布地“老太婆”收挎篮子也向桥口走来。“老太婆”走到他们身后,将篮子一甩,一把抹去头布,低吼一声:“不准动!”枪口已抵住了敌保长的后背。敌保长一看是高凤英,吓得魂飞魄散,只好乖乖地跟她来到区队。像这样化装捉“舌头”、侦察敌情,高凤英进行过多次。她和队员李华山化装成渔民到溱潼镇侦察敌情;还和孙厚高化装在朱家滩、沙家滩打死了两名敌军官。区队的同志对她的机智勇敢无不敬佩。

冲锋陷阵逞英豪

高凤英打起仗来非常勇敢。1946年8月的一天,三四十个还乡团分子窜到尤家庄抢粮。领导一声令下,宿营于张尤庄的游击队就向河南的敌人发起进攻。高凤英冲在最前面,到了河边,她就势一滚,跳入水中,一边踩着水过河,一边向敌人射击,很快就到了对岸。敌人看到游击队来得这么快,吓得丢下抢的粮食,没命地逃了回去。

8月下旬的一天下午,高凤英等3人正在蟹鳌口执行任务,突然从南面和西南面传来激烈的枪声,班长要求摸清敌情,高凤英二话没说,借了一块门板就上了屋顶,由于高粱挡着看不清楚,她又爬上旁边的一棵大树。“敌人分两路来,在向北移动,南面的一路35个敌人,西南一路40多个。”班长听了高凤英的报告立即指挥大家利用高粱田作掩护,安全地转移了。

高凤英在危险的时候,总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在困难的时候,把方便留给战友。一次,高凤英同班长等五六个人在胡家舍与几十个敌人遭遇,敌人的3挺机枪一齐向他们扫射。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高凤英果断地对班长说“你们先走,我掩护。”说完她就凭借有利地形,灵桥地与敌人周旋,等同志们安全撤退了,她才边打边退,退到河边,潜水过河后把敌人甩开了。

爱情无私大义明

1946年底,水网坚持斗争形势非常残酷。少数人感到前途渺茫,悲观动摇。在参加革命之前,高凤英的两次“婚姻”无疑都是没有自由爱情的悲剧。与姚家的买卖婚姻关系只维持了几十天,高凤英便不再进其家门。参加区队后,有个与高凤英同乡的特务长,对她工作、生活都很关心,让从来只知道关爱照顾别人的高凤英心底里升腾出温暖,渐渐地,俩人自然有了感情。对于纷飞战火中产生的生死恋情,高凤英倍加珍惜。谁知道,艰苦的斗争环境让高凤英面临大家与小家,爱情与事业的痛苦考验。一天深夜,高凤英在岗哨值班,特务长悄悄过来,说有话跟高凤英说。才说几句,高凤英便气得浑身打颤!特务长,她的爱人,区队排级干部,竟然劝说高凤英跟他一起开小差!他说情况严重,再坚持下去是死路一条,找个地方,俩人住下来过安逸日子。说着还从衣袋里掏出两只金戒指,交给高凤英。高凤英追问他金戒指哪儿来的?他支支吾吾不肯说。高凤英伤透了心,知道这是他贪污区队的伙食费!高凤英没有想到,自己所爱的这么一个堂堂七尺男子汉,竟然是一个可怜的软骨头!后半夜,高凤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捱过来的。天刚麻麻亮,高凤英就找到区队长,如实汇报了情况,同时上交了金戒指。特务长很快受到处分。高凤英痛苦的结束了这一段没有浪漫,只有痛心的战地恋情。

宁死不屈斗敌顽

1947年1月13日,紫石县团获姜堰敌自卫队第二天要下乡骚扰,决定伏击敌人。14日黎明前,县团两个连,加上姜北、白米、沙岗、台南区队共约200人,从青墩一带出发,分路向伏击地开进。天刚亮,敌泰县保安大队和自卫队共千余人从姜堰下来,东路伏击部队乘敌不备突然出击,歼敌一个尖兵排。敌大部队迅速赶了上来,县团领导当即决定撤出战斗。上午10时许,部队撤到高家垛,不料遭敌包围,部队坚持到黄昏,趁天黑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战斗中,高凤英腿部负伤,被安置在一位老大娘家里。

第二天(腊月23夜,小年夜),敌人反复搜索,两次闯进老大娘家盘查,大娘都以“这是我女儿,被流弹打伤的”搪塞过去了。天快黑时,敌人再次搜查,叛徒认出了高凤英,就把她绑到了一个祠堂里。敌人将她反绑着双手吊在屋梁上,残酷地折磨了一夜。高凤英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也没有吐露一点机密。第二天清晨,敌人又将高凤英绑到一棵榆树上,施以种种酷刑,她始终坚贞不屈。

15日中午,高凤英被敌人押到高家垛南边的空地上杀害。两天来,高凤英滴水未进,但她仍以顽强的毅力,用一条腿艰难地支撑着伤痕累累的身躯,面对敌人的屠刀,昂首挺胸,面无惧色。就这样,年仅22岁的高凤英,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1947年3月8日,延安《解放日报》在纪念“三八”妇女节的社论中写道:“我们要学习苏中高凤英和晋绥刘胡兰的光辉范例,领导广大妇女和敌人作誓死不屈的斗争。”同时在第三版《三八特刊》所载《解放区妇女在爱国自卫战线上》一文中,以“新时代的花木兰”为题介绍她的英雄事迹。延安广播电台也播发了高凤英的英雄事迹。

高垛群众每年腊月23日开会纪念她,1963年在她受难的祠堂附近挑了一条南北向的河,命名凤英河,至今水流潺潺。1975年4月,建高凤英烈士墓,位于南莫镇青墩村20组(原沙岗乡张东村2组)烈士公墓纪念碑的左前侧,2009年下半年动工,2010年3月改建成高凤英烈士陵园,烈士纪念碑高7.6米,顶部高凤英汉白玉塑像英姿飒爽。